您现在的位置是: > 行业资讯 > 于欢案二审宣判防卫过当改判五年 执法仪还原处警过程

于欢案二审宣判防卫过当改判五年 执法仪还原处警过程

时间:2018-09-17 17:58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山东聊城的青年于欢在面对讨债人员辱骂、非法拘禁等不法侵害时,用一把水果刀刺向了对方,4人受伤,其中一人死亡。一审判决中,于欢以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无期徒刑。于欢不服,提起上诉。 今天上午,此案在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进行二审宣判,判决于欢犯故意伤害罪,但他的行为属于防卫过当,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那么,案发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于欢的行为又是怎么认定的呢?

  画面上的这个人就是于欢,22岁的他,因为持刀捅人,造成四名受害人一死、二重伤、一轻伤。2017年2月17日,山东省聊城市中级法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然而,事情并没有结束,一个月后,案件引爆舆论,于欢的判决结果引发了公众的质疑,有人认为于欢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判决过重,还有人认为处警民警涉嫌渎职。

  然而,2017年5月27日,随着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公开开庭审理,并且是微博全程直播的进行,完整案件细节的披露让公众又回到了法律上的理性讨论。这背后到底有着怎样的故事呢?事情还要从三年前开始说起。

  这就是此案的案发地,山东聊城市冠县的源大工贸有限公司,也就是被告人于欢的母亲苏银霞所经营的公司。案件起因部分就是高息借款无力偿还,2014年7月28日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负责人苏银霞及其丈夫于西明向冠县泰和房地产公司负责人吴学占以及会计赵荣荣高息借款100万元,双方口头约定月息10%。

  检察机关认定,虽然借款双方合同上标注的是月息2%,但实际他们的口头约定为月息10%,而这只是苏银霞的第一笔借款,后来苏银霞再次借款,两次借款合计135万元。截止到2016年1月6日,苏银霞、于西明(苏银霞丈夫)共计向赵荣荣转账还款183.8万元。

  检察机关认定,由于后来苏银霞无力偿还这笔高利贷,吴学占等人开始纠集人员上门讨债。

  出庭检察员 李文杰:第一次是2016年4月1日就是案发前十几天,吴学占、赵荣荣到了苏银霞所住的房屋里面将房屋强占。第二次就是在案发前一天,2016年4月13日吴学占、赵荣荣纠集人员将房屋内的家具全部搬离,并安排人员盯守,而且到源大工贸公司叫嚷谩骂。在第二次4月13日,这一次在苏银霞的房屋里面,吴学占还将苏银霞的头部按入马桶,在这种情况下,苏银霞多次拨打了110报警电话寻求保护。

  出庭检察员 李文杰:案发当天下午也报了一次警,要债一方声称苏银霞私刻印章,苏银霞进行了解释,民警经过了解,认为这是属于民事纠纷,于是劝大家一定要平和地处理,如果还有意见可以向法院起诉。

  时间来到2016年4月14日下午4点,讨债人员再次来到公司。

  下午六点多到八点多这段时间,苏银霞母子及公司员工在食堂吃饭,而讨债人员则拿来烧烤炉,在公司门口烧烤喝酒。八点多的时候,讨债人员让苏银霞母子来到公司主楼的接待室。在随后的一个小时里,偶尔有讨债人员进过接待室,其他人则在门口吃烧烤。

  案发前 母子究竟有何遭遇

  检察机关认为,案发当晚9点53分之前,讨债人员采取的侮辱、限制自由等行为较为轻微,而在这之后,讨债人员杜志浩的一些行为,让事态逐步升级,苏银霞母子的人身自由也受到了比较强制的限制。

  当时,苏银霞母子坐在东边的两个单人沙发上,公司的两名员工张立平和马金栋坐在西边的双人沙发上,讨债人员则围绕在他们身边。

  苏银霞:杜志浩又抓于欢的头发,搧于欢的脸,用手捏于欢两眼之间的鼻梁部位。

  目击者马金栋:那个头儿,可能就是死的这一个,他去了以后说话比较难听,最后还脱裤子把生殖器都露出来。

  检察机关对讨债人员的这些不法行为进行了详细的认定,尤其是对讨债人员杜志浩裸露下体的行为进行了核实,通过对当事双方的核实,检察机关制作出了一张现场方位示意图。

  出庭检察员 郭琳:事实证明通过我们在二审期间的这个复核工作,能够证实杜志浩当时是站在茶几上,并没有面对哪一个人,而是直接面对着对面,脱下裤子之后做了一个左右晃动的动作。那么其中在向左晃的时候苏银霞就在他的左侧,那么这个时候他与苏银霞的距离相对近一些,苏银霞自己证实,当时也没有专门对她做什么动作,脱下裤子之后两边扭动了一下,也没有与她的身体发生接触。

  对于杜志浩的行为,双方都有人出来劝阻。

  出庭检察员 郭琳:一是马金栋,就是源大公司一方的员工进行了劝阻,另外讨债一方的一个讨债人李忠就在杜志浩的身边也对他进行了呵斥,说你脱裤子干什么?马上就把裤子给他提上了,至于说这个时间相对比较短。

  还原报警 执法仪记录处警过程

  根据目击者张立平的说法,她从案发现场出来准备报警,电话却一直没有信号,就赶紧去员工宿舍告诉了于欢的姑姑于秀荣,随后于秀荣和丈夫刘付昌报了警。很快,值班民警朱秀明带领两名辅警赶到现场,执法记录仪记录下了这段画面。

  出庭检察员 李文杰:这是警车驶入源大工贸公司厂区内,警车上面一共有三位,其中女性是正式的民警,带领着两位男性的辅警。这两位辅警下午曾经来过,这个时候听到一位女士在问对方为什么摔我手机?这个时候这个画面上显示有两位男子,穿粉色衣服这是催要债被害人一方的郭彦刚,旁边那个穿绿色外套的是被害人严建军。

  于欢姑姑 于秀荣:就这一个跟着我的这一个人,他说谁报的警啊?我说不是我,他说谁报的?我说不知道,拿出你手机来?拿出我手机一看不是我报的警,把手机也摔了,也踹了我两脚。

  民警赶到后,一边进入案发现场,一边寻找报警人了解情况。

通过画面可以看到,出警民警朱秀明一直在劝解不要打架,要账归要账。